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咨询热线:400-103-1900

枸杞园里马齿苋

2023-09-25 查看:942

马齿苋



第一次在枸杞园里看到的时候,还不知道它的名字。只见叶片青翠欲滴、绿意盎然,非常的喜人,有一种不自觉想要去触摸,用指尖掐一下的欲望,心想要是能吃一定非常诱人。
枸杞园的主人老张告诉我,这种绿得诱人的植物,叫马齿苋,不仅可以吃,还是一味中药。
“枸杞园里为什么要种植马齿苋呢?”我异常好奇的问。老张乐呵呵的对我不食人间烟火的傻样表示无奈,解释说:“这在枸杞园里,都算作野草的,它的生命力足以抢夺枸杞树的营养。”
看上去羸弱的马齿苋,居然能与枸杞树抢夺底盘,我半信半疑,但又不得不信,只见枸杞树下,马齿苋层层叠叠,将枸杞树下的土地蓬的严严实实。老张说,因为枸杞园里不打农药,加上枸杞树根下都是有机肥,土壤非常肥沃,这样的环境就是马齿苋的乐园,如果人工不定期除草,它的生长可以长满整个枸杞园,把枸杞树的营养分掉一半。好的一点是,它嫩绿的叶片遮挡了阳光和裸露的土地,对于土壤保水非常有利,所以我们也是又爱又恨。
就这样,马齿苋深深地种在了我的心里。
直到一次去酒店吃饭,服务员把菜端到桌上﹣﹣原来是清炒马齿苋。它色彩翠绿,吸引我的目光,温暖我的心田;吃一口,爽滑柔脆,咸鲜香嫩,令人味蕾大开。于是,关于马齿苋在枸杞园的记忆之门缓缓打开,仿佛又看见了郁郁葱葱的马齿苋,让我对盘中的马齿苋瞬间胃口大开。不知不觉中,打开手机,对它有了更深入的了解。
马齿苋,夏天常见的野菜。过去,生活条件差强人意,马齿苋是普通人家饭桌上的家常菜。它生命力很顽强,生长速度也很快,不仅可用来充饥,还有一定的药用价值。农村里,常在菜园的角落、田地僻静处采摘肥厚的马齿苋,回家焯水后凉拌或清炒。
在杜甫看来,菜之美者,葵菜至孝,荏菜怀香,如果多吃马齿苋,则可致人乱而不知他菜之味,无论嘉蔬恶草,食之皆相近。事实上,吃马齿苋的确有个适应过程。杜甫以之为粗鄙菜蔬,将其与苦苣相提并论,情有可原:他心忧家国天下,兼怀自身的困顿境遇,该有怨言了。
马齿苋毕竟是可食之物,太过寻常,田边地头俯拾即是,人们难免将其采回去,聊充饥肠。士大夫们以为,沦落到取食马齿苋的境地,与土人类同,唯有避世隐者,方可安之若素,将这恶草泰然咽下肚去。当年,陆游蜗居山野村头,不问功名,只饮酒吟诗:“日高羹马齿,霜冷驾鸡栖。”日上三竿,煮马齿苋作菜羹,乘简陋“鸡栖车”而行。这种生活,快乐又洒脱,令人神往。
后来,食野菜之风日盛。尤其是饥荒时,为填饱肚子,人们顾不得许多说辞,不管它为恶草,只要能免去饥饿就好,故而,民间多有取食马齿苋的方法,或凉拌,或清炒,或腌制,久而久之,竟将这野草当作美味,鲜食有余,晾作干菜,冬日可食。清人吴其潜的《植物名实图考》中记载:“淮南人家采其肥茎,以针缕之,浸水中揉去其涩汁,曝干如银丝,味极鲜,且可寄远。”
汪曾祺说:“我们祖母每于夏天摘肥嫩的马齿苋晾干,过年时做馅包包子。她是吃长斋的,这种包子只有她一个人吃。我有时从她的盘子里拿一个,蘸了香油吃,挺香。”
有了对马齿苋的几次缘分,我去了菜市场。然而,在菜市场里,要找一把马齿苋实属不易。那么一天,我在菜市场旁边的本地菜农处买到了,便宜且厚厚的一把。拿在手上,极为满足。在我需要的时候,马齿苋及时和恰当地出现了。这样的生活,令人欣慰,值得拥有。珍惜拥有,便是幸福。


上一篇: 秋季枸杞补养汤 下一篇:枸杞甘菊茶
Copyright © 2005-2020 berylgoji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. 百瑞源枸杞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:宁ICP备09000838号-1 宁公网安备 64012202000007号